美政客究竟和谁站在一起?――美方就涉港问题粗暴干涉中国内政的事实真相(2)

美政客究竟和谁站在一起?――美方就涉港问题粗暴干涉中国内政的事实真相(2)

  四

  5月7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推特上发文,要求香港政府立即释放反中乱港分子黄之锋等人,并称“美国会与香港人同行”云云。

  5月6日,反中乱港分子黄之锋等4人因犯“明知而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罪”,被香港特别行政区区域法院判处4至10个月不等的监禁。该案事实依据充分,黄之锋等人罪行确凿。任何有关立即释放被告的荒谬要求,非但不尊重法治,更暴露了干涉中国内政的企图。

  香港法律一直尊重和保障香港基本法下的权利和自由,但这些权利和自由并非绝对,而是必须建立在维护公共秩序及保障他人权利和自由的基础之上。黄之锋等人明知集会未经批准但仍然参加。

  法国国际问题专家、中欧论坛创始人戴维・戈塞用“伪君子”形容部分西方政客。他说:“他们对在香港发生的暴力行为视而不见”,而这些极端暴力行为损害香港市民的权利,应该受到谴责。伦敦经济与商业政策署前署长约翰・罗斯认为,部分美国政客只把香港作为声援人权的对象,是“典型的伪善”。

  1978年就开始在香港从事刑事检控工作的英籍资深大律师、香港特区政府律政司首任刑事检控专员江乐士指出,国际反华势力妄图通过破坏香港的繁荣稳定来损害“一国两制”的实践,以达到遏制中国发展的目的。“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试图以各种方式来伤害香港。”

  2019年“修例风波”中,美西方反华势力幕后操纵反中乱港分子进行暴力犯罪,疯狂冲击“一国两制”底线,严重破坏香港繁荣稳定,置香港民众于极度不安之中。2021年,美方仍不遗余力为黄之锋等罪犯叫屈,再次证明“美国会与香港人同行”,不过是与罪犯同行,与香港民众为敌。

  五

  5月27日,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高票通过《2021年完善选举制度(综合修订)条例草案》。28日,布林肯对该条例妄加指责,呼吁释放所有根据香港国安法被指控的人,撤销对他们的指控。

  在经过完善的香港选举制度下,选举委员会及立法会的组成更具广泛代表性,能全面均衡地反映社会各界利益,维护行政主导的政治体制,确保立法会依法履职,提高特别行政区管治效能,有利促成社会合力解决深层次问题,促进民生经济发展。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出台前后,中央接连以多种方式,广泛收集香港社会各界人士的意见。3月15日至1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会同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就落实全国人大关于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连续3天、密集举行了60多场座谈会,加上走访约谈,超过1000名香港各界代表人士的有关意见被广泛且认真地听取。

  香港各界人士及团体3月11日即成立“撑全国人大决定 完善选举制度”连线,发起宣传解读、全港大签名等系列活动,获得逾238万名香港市民签名联署,支持全国人大完善香港选举制度的决定。香港紫荆研究院的民调显示,约七成市民认为完善选举制度增强了港人对香港前景的信心。条例草案通过后,包括香港公务员总工会、香港中华总商会和香港广东社团总会等在内的社会各界均对此表示欢迎和支持。

  美国拥有数量庞大的选举立法。仅近两年,美国会议员就提出了40多项关于完善选举制度的法案。就在中国全国人大公布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议程的同一天,美国会众议院通过了一项关于完善选举制度、提高选举安全的“为了人民法案”。

  3月5日,在日内瓦举行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6届会议上,白俄罗斯代表70多个国家作共同发言,强调香港事务是中国内政,外界不应干涉。白俄罗斯常驻日内瓦代表安布拉泽维奇在会后接受采访时说:“我想再次强调,香港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包括完善选举制度在内的任何决定既是中国的权利,也是中国的责任,这些决定有利于香港的长远发展和繁荣。”

  由“释放所有根据香港国安法被指控的人,撤销对他们的指控”可见,美方立场十分清晰–对让香港由乱转治、有效恢复市民安全感的香港国安法,其“坚定”站在了对立面。

  六

  6月3日,布林肯在美国国务院网站上发表声明,声称要与追求人权的中国人士“站在一起”,隔天又在推特上发文呼吁“尽快释放被捕香港人士”。

  “修例风波”期间,美方幕后支持的反中乱港分子并不是追求人权,而是践踏人权、妄图夺取管治权、颠覆国家政权。自2019年6月至2020年3月中旬,香港共发生超过1400场示威、游行和公众集会,不少最终都演变成严重暴力事件,例如投掷汽油弹、蓄意破坏及焚烧商铺等。暴徒攻击警署和警员、围殴无辜市民、“起底”不同意见人士、破坏地铁和公共设施、瘫痪机场、堵塞交通、“占领”大学校园,对香港公众安全和公共秩序构成了长期且严重的威胁。

  数据显示,“黑暴”发生前,香港罪案数字一直呈现下降趋势,但“黑暴”完全破坏并逆转了这一趋势。香港罪案数字2019年上升了9%,2020年继续上升约7%。

  香港70岁清洁工人罗长清在“修例风波”期间遭砖头击中身亡;香港市民李伯因反对暴徒破坏活动而与对方发生口角后,被暴徒泼洒易燃液体并点火,身体约五成面积烧伤,情况一度危殆;律师陈子迁因不满暴徒在铜锣湾一带堵路及破坏附近商店,出言制止而遭人围殴,身体多处受伤;香港连锁零食销售商优品360°超过一半分店在“修例风波”中受到破坏,最疯狂的一个晚上多达70多间……

  香港英文媒体《南华早报》新闻主编永登・拉图问道:当美国人走上街头,抗议自建国以来就一直困扰着他们国家的系统性种族主义,他们是该被击毙的“暴徒”?但是,当香港的暴力分子疯狂闹事,投掷汽油弹,破坏公共财产,他们是堂堂的所谓“自由捍卫者”?

  美国自身的人权问题早已劣迹斑斑。俄罗斯外交部今年7月发布的《国别人权报告》中指出,美国持续严重侵犯本国及他国人民的人权,美国政府承诺遵循的媒体自由实际上已经荡然无存,种族主义、反犹太主义、伊斯兰恐惧症以及其他形式的各种歧视、排外心理不断加剧。保加利亚知名作家、记者彼得・格拉西莫夫指出,如果我们随便翻阅一下美国的近代史,就会发现,那里有着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侵犯人权的记录。

  中国人权状况处于历史最好时期,香港国安法实施一年多来,绝大多数香港市民的人权和自由也“零受损”。美方如要真的与“追求”人权的中国人士“站在一起”,就应该站在绝大多数人一边,而不是相反。(新华社)

责编:海闻